为什么有人说这辈子都会为《红楼梦》中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真爱所动容?

一辈子为两个虚构人物的真爱而动容 ,这代价太大家吧?与其一生把他们俩人装在心里,不如回到现实中来,和你的另一半恩爱亲蜜的过一辈子。一辈子心里一直装着那两个人太不值当了。

宝玉几乎对所有的漂亮女孩都欣赏爱怜。他对黛玉的爱是一种作者强加给他的先天的爱,也是对诗文的理解热爱,对传统礼教蔑示认同以及耳语厮磨出的情感,还没有升华成忠贞的爱情,就在深沌之中葬送了。反过来说,黛玉爱宝玉什么,作者似乎也没说清,黛玉也只知宝玉喜欢她,宝玉不能情与别人,她有病,她孤独,她可怜……

宝黛爱情是绝唱。是中国人的生死恋。怎能不动容呢?

中国的传统是把理看的比情大。

宝黛爱情把情看的比理大。

谁能当真呢!明知道是虛构的!欣赏看看而已!生活毕竟是淡如水最好,唯美的爱情只是传说,在诗情画意里,爱情又不能当饭吃!

谢谢邀请。

没有看出来宝黛之间有所谓的爱情,更别提真爱。

黛玉自幼父母对她呵护备至,忽一天成了孤儿来到贾家,贾母把他和宝玉安排在一起三春靠后,从而造成宝黛感情较其他姊妹亲密。

根据心理学理论,黛玉对父母般的爱有强烈的需求,而宝玉对她的关怀和喜欢恰好弥补了这一点。这个可以对比史湘云,湘云从记事儿就对父母无印象,所以她没有这方面的思想,所以她才可以豪爽乐观。

后来大一点的黛玉寻找的是知己,所以当她听见宝玉背后赞她,竟激动的流了泪,宝玉向她表白时她不听直接走开了,当宝玉深夜送帕,她虽欢喜却很害怕。所以,如果黛玉真如大家所想她在谋爱情,她就会听完宝玉的表白,体会出丝帕之意就会安心的入睡,而不是又惊又惧把自己折腾出病来。

黛玉悲伤的是自己无父母兄弟,看见宝钗有兄有妹有妈,她便心酸,而每想到自己和宝玉男女有别就要提醒自己避嫌,实在太累!

所以当她和宝钗互认知己认了薛姨妈为妈,黛玉终于放开宝玉她的情感有了归处,她才真正的轻松开心起来。

所以黛玉对宝玉爱情的成份不多。

而宝玉,在黛玉活着的时候,对黛玉的爱绝不纯洁。这点以后再议。



至美至爱,心心相印,毫无功利,感天动地之情。

这到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看来有很多人已经体会到其中的味了。不过这个味是第一层面的,人性中纯真的美丽的一种感情,也是美轮美奂的,是曹雪芹设置的一个瞕眼法,这好比未进入深山时,看到的是雾,那雾也是真实存在的,再往前走,看到的山水,这也是真实的,及到深山高处看到鸟语花香,这是客观存在的,再进一步是厅台楼阁,气势辉煌,这也是前人的努力所在,直到登上山顶,雾也散去,一轮红日托海而出,回望大山,千山耸立,如龙游于海,波澜壮阔,气势恢宏,郁郁葱葱,大有一揽众山小的意境。这时才真正体会到大自然的造化之功。

读《红楼梦》如同深山探宝,揭开美丽的面纱仅是第一步。之所以曹雪芹会用这种方式吸引人,因为他早已参透人生,不在五界内,不在五行中,站在人类智慧的高度,给我们留下了千古难破解的云雾深山。

人与人之间的真情最能打动人,宝黛爱情正是这种真情,因此在情榜上黛玉是情情,但宝玉在情榜上却是情不情,这是作者用阴阳手法和道学家的辨证法来禅述两人的感情,对于宝玉来说,他是一个神瑛侍者,当他入世后有两种存在形式,一种是凡胎肉体,一种是元神存在,也就是说贾宝玉在人世间要生存,就要适应社会,这样他的精神是分裂的,他的元神与黛玉可以水石相容,但他的凡胎又要他适应这个生存环境,要在这个环境中生存,他最理想的伴侣是薛宝钗,因此他见了姐姐忘了妹妹,这是他精神选择的一种痛苦过程,而他的真情元神又要求他不可忘了前世之盟,正是这种真情打动了天下痴男怨女。

但我们要看贾宝玉的真情中包涵着什么,不错!是追求自由平等公平公正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自由,即有个人心情欢畅,又有纪律约束,有秩序的乌托邦社会。正是这种思想指导下,我们着到贾宝玉对众姐妹是畅开胸怀,但对其他人则是装聋作哑,行为乖张,虚应人事,假面假人,好了,我己看到深山里的山水了。以后再叙!

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前世的纠葛,这辈子相会了。他们看对方的第一眼都大吃一惊:这个人竟然如此熟悉,仿佛见过一般。宝玉直言不讳:“这个妹妹,我见过!”

大家都以为宝玉是说痴话,可是谁知道,宝玉说的是真话。他们真的见过,三生石畔,他们日日见面。一个是亭亭玉立的绛珠仙草,一个是细心的神瑛侍者,神瑛侍者以甘露悉心浇灌绛珠仙草,就这样不知过了几劫几世……直到绛珠仙草修炼成仙。

润杨总觉得绛珠仙草和神瑛侍者的缘分已经不浅了,可是他们还是有缘无分。终于不能结成伉俪,白首偕老。

月老的红线牵得太苛刻了。宝黛这样的前缘都不能结成夫妻。所以有幸能结成夫妻的人们,好好珍惜吧!你们能在千人万人中相见、相识、相知、相爱并且顺利结婚成为夫妻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这是上天的眷顾!

我们常说的“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在宝玉和黛玉面前真的是弱爆了。宝玉和黛玉前世的修行何止千年、百年?

薛姨妈说得不错,即使两个人日日在一起,“若月下老人不用红线拴的,再不能到一处。”宝玉和黛玉隔山隔水的见面了,两情相悦的相爱了,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人们不得不感叹: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

宝玉和黛玉的爱情不是以肉体为目标,而是以精神的高度契合为目的。他们之间没有卿卿我我的亲昵,有的是对对方真心实意的关爱;他们之间没有欲望,只有视彼此为知己。他们两个人之间,只要懂彼此,只要明白彼此就够了,甚至不用过多的语言。两条旧帕子就说明了宝玉的心事,晴雯不懂,可是黛玉懂。宝黛之间“心有灵犀”。宝琴来了,贾母异常喜欢,大家都传贾母有意宝玉娶宝琴,可是黛玉不生气,不嫉妒,因为她相信宝玉,她明白宝玉的所思所想。因此后来紫鹃坐不住了,试探宝玉,宝玉向紫鹃做了郑重承诺:“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

人啊,不能和命争!宝黛的爱情,终于败给了命运。

黛玉死了,临死前黛玉喊出了半句“宝玉,你好……”黛玉的话没说完,天上鼓乐声响起,黛玉【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遥】!

宝玉明白黛玉的含义是要他好好活着。于是宝玉没有追随黛玉而去,他活下来报答贾府的养育之恩,奉命和宝钗结婚。

这一切做完后,宝玉出家当了和尚。宝玉要继续修行,为了来世能与黛玉再结前缘……

我是润杨,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润杨的红楼笔记!

谢谢悟空邀请。

我是大野泽的风,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在整个《红楼梦》阅读中,宝黛的情感问题,是一条核心的主线,从太虚幻境中就已经有的三生三世宏愿,到现实中的泪水为卿流尽而亡,很多人为宝黛的精神甚至是灵魂层面的恋爱,而感动,为啥感动,因为没有物质和外界各类条件的牵绊,是纯粹的爱情,也是因为这样无垢的纯粹,所以到最终是无法实现的。

若说宝黛之情,是根源于木石前盟。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宝玉和黛玉的情感便是这样一种真情的体现,因为在前世中有太多的顾惜和照顾,所以当现世中的两人见面时,呆呆的宝玉说了一句:这位妹妹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不是见过吗?在青埂峰下,每日浇灌的,不就是这绛珠仙草吗?而绛珠仙草为了还了神瑛侍者的恩情,决定把一世的眼泪还给宝玉,从此理解黛玉每天哭啼啼的,就有了根源了。宝黛的深情,不是卿卿我我的肉体上的依恋,而是精神上你不说,我也懂的深情。

比如宝玉被老父亲贾政暴打那一回,他自己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了,还担心黛玉为他担心而影响了身子,不说一词,遣晴雯拿着一张旧帕子给了黛玉,黛玉自然就懂了宝玉送旧帕子的缘由,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他们的情感是深层次的灵魂之爱,是其他的东西都玷污不了的。

因为在现世中不存在这样可能,所以物以稀为贵,所以人们才会羡慕和推崇。

世人觉得林黛玉的爱情是悲剧,大多源自红楼续书中的相关情节描写。殊不知,脂砚斋早就在《红楼梦》第三回末,批:“绛珠之泪偏不因离恨而落,为惜其石而落。可见惜其石必惜其人,其人不自惜,而知己能不千方百计为之惜?所以绛珠之泪至死不干,万苦不怨。所谓“‘求仁得仁又何怨’”。黛玉最后结果是“求仁得仁”,续书中黛玉恨宝玉以致焚毁书稿手绢,明显与脂砚斋所下结论不符。

爱情中的林妹妹是个什么样子?

大事上关心对方,偶尔发点小脾气而已。从一开始宝玉被李嬷嬷拦了吃酒,黛玉解围,到宝玉挨打,黛玉哭的两个眼睛都成了桃子,到贾政回家,黛玉捎去自己写的蝇头小楷,都是黛玉对叛逆的宝玉的支持,她显然和宝玉站在同一个阵营。当然,两个人免不了吵架,黛玉作为女孩就会发点小脾气,发着脾气,黛玉还是能注意到宝玉没带手帕子,把自己的手帕掷给他让他擦泪,自己继续哭。众人都不理宝玉的疯言疯语,只有黛玉笑着指出他手上风筝的毛病。当然,最动人的是,宝玉来探黛玉因夜深了要离开潇湘馆时,林妹妹问:“你听雨越发紧了,快去罢,可有人跟着没有?”又嫌他的灯不亮,把自己的给他,并指出他重物不重人,变出“剖腹藏珠”的脾气来,又教他如何打灯笼路上如何走。

看了那么多书,读了那么多文章,黛玉实在是太明白得一知己的不易了,所以,长大的她再也不会像小时候听到什么就朝宝玉发作了。典型的事就是,两人讨论祭奠晴雯的诔文,宝玉改来改去最终改成了“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虽然她“忡然变色,心中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

而她也得到了宝玉的心。一直被娇惯的宝玉甘愿在黛玉面前做小伏低。林妹妹赌气不理他,他要叫一万声好妹妹;林妹妹生气离开,他忙忙的吃完饭追了出去,惹来宝钗的调侃;察觉张道士要给他说亲,便以热为由再也不去了;自己被老爸揍了,还惦念黛玉并送去两块旧帕子;她说喜欢“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意境,不愿让人拔去池子里已枯萎的荷叶,他就立即改口说不拔了。他担心她的身体,怕饭后积食,给她讲笑话;他看到她写的《桃花行》,就落下来泪来。他听说她要离开贾府回扬州去了,他急火攻心,一时竟然不能言语。

所谓“求仁得仁”便是如此吧。她得到了想要的爱情。鲁迅先生曾说,“悲剧就是把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为此他写了一个爱情故事《伤逝》,涓生和子君相爱相伤最终黯然收场。但林妹妹最终没有步入婚姻的殿堂,据红学家研究是她的身体太弱,撑不到宝玉从边疆回家,最终泪尽而逝。这不是爱情悲剧,这是命运悲剧。一如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就算真如高鹗所写,宝黛之间的姻缘被贾母、王夫人等所阻挠,那也是时代悲剧,因为在那样一个时代,老一辈的观念就是那样,个人的意愿在大环境面前总是那般渺小。

假若男女私自发生了感情,贾母把这样的男女定性为“鬼”和“贼”。她说,“(才子佳人)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贾母的话基本可以当做那个时代的主流舆论。她还说,“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可见贾母对贾府的风化问题防范之严,唯恐黛玉等移了性情,变成了坏女孩。

虽然号称是严防死守,但在实际执行上又没这么严格。凤姐是王家女儿,但因为姑姑嫁给了贾政,四大家族又经常人情来往,因此,凤姐未嫁之前和贾府那些子弟的关系就很密切。据她自述“从小儿一处淘气了这么大”,所以很多人猜测凤姐和贾琏也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当然,史湘云也经常到贾府小住,一去就找宝玉玩,平时得了什么好东西,也互相转送。如果暗生情愫,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秦钟来约宝玉读书,遇到了智能儿,就是在贾母房中,两人搂了亲嘴。

一边是严苛的封建礼法,一边是宽松的相处环境。即使宝玉为了黛玉急火攻心不能言语,大家也不疑到别处去,薛姨妈的话最典型,“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了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热剌剌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这并不是什么大病,老太太和姨太太只管万安,吃一两剂药就好了。”只有袭人以她的经验认为,宝黛之间的感情可能导致“不才之事”。但事实证明,袭人是多虑的,宝黛是灵魂伴侣,并不是秦钟智能儿那种干柴烈火款。

有人怪薛姨妈说那话别有用心,有人怨袭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事实上,即使黛玉本人,也不敢不肯承认这感情的。宝玉读了《会真记》笑道:“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林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通红,登时直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两只似睁非睁的眼,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指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话儿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去。”说到“欺负”两个字上,早又把眼睛圈儿红了,转身就走。即使背人的地方,黛玉也不敢稍有大意。若被人听了去,岂不被那些小人嚼舌根,传扬开来,林妹妹如何自处?

杜丽娘在梦中和死后主动与柳梦梅幽会,但复活之后便马上矜持起来。其理由是“前夕鬼也,今日人也。鬼可虚情,人须实礼”。一方面,她在虚幻的世界里任自己情流飞泄;一方面,在现实中她知书识礼、处处稳重。要想获得自我身心的完全解放,就只能是在梦里或死后。当然,《杜丹亭》整个故事风格是夸张的,而《红楼梦》走的则是写实的路子,林妹妹作为大家小姐,从未主动和宝玉“调情”,更罔提和宝玉私下“幽会”,不过两人仍然有共通的地方。我们从杜丽娘、林黛玉身上,可以透视到那个时代女性被窒息的状态。

所以,我们在这里说林妹妹的爱情如何如何,但其实她是不肯承认自己有爱情的。她最多朝着宝玉幽怨的说一句,“我为的是我的心”。

我们一直用“爱情”来描述林妹妹的感情,这种表述也是不准确的。严格说,在红楼世界里或者曹雪芹生活的那个时代,根本还没有“爱情”这个词。古人谈到男女感情,只用一个字“情”来表达。比如著名文学家元好问在《摸鱼儿·雁丘词》中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而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也说过,此书“大旨谈情”。

“情”在古人眼中,常常带有忧虑、悲伤和惆怅的色彩。婚姻在古代应该算是“情”的一个载体,没有婚姻的门面,再伟大再缠绵的“情”也终归被人唾骂。而女子为了这个“情”,所牺牲的除了自身名誉、未来幸福之外,还有可能是生命。智能因为追求所谓的“情”,最终下落不明;司琪因为“情”,被贾府主子驱逐出大观园。

包含现代意义的爱情这个词,大约是五四前期留学生翻译作品的译名。来源于英文LOVE,但LOVE却不是一个血统纯正的英文单词,它是一个法语单词,起源于中世纪。相信大家听说过神秘的亚瑟王和他大名鼎鼎的十二圆桌骑士。西班牙著名作家塞万提斯所著《堂吉诃德》中主人公的梦想就是做一个骑士。骑士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在中世纪的欧洲长期存在并一度辉煌.与日本幕府时期的武士,中国封建社会的侠客一样,是一个受人尊敬、仰慕的神秘阶层。

他们拥有强健的体魄,丰厚的待遇,大量空闲而自由的时间。于是,便为另一社会阶层----贵族妇女阶层所看中,成为他们排遣寂寞的理想人选。他们之间进行的一种游戏,叫做爱情。他们所谓的爱情是有规则的,并非随心所欲。古语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骑士与贵族妇女所进行的爱情游戏规则与之相似。后来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使得新兴的资本阶级必然有其与传统势力截然相反的思想理论作为革命的口号、发展的基础,那么在社会文化领域内要求婚姻爱情自主、自由也就水到渠成了。现代意义的爱情由此形成。

我们看,出自曹公笔下的林妹妹根本不懂我们所谓的现代“爱情”,根本不肯承认有“情”,也没有怨恨,她怎么会有我们口中的“爱情悲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