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纹、碧痕为什么对只给宝玉倒了一碗茶的小红破口大骂?

在《红楼梦》第二十四回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丫鬟小红给宝玉倒了杯茶,结果遭到了秋纹和碧痕的破口大骂。粗一看来,秋纹碧痕两人有点小题大做,太过于仗势欺人,但仔细想来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在封建社会里,人的等级制度本就非常严格,主子对下人可行家法,也就是动私刑。下人之间又有各等级之分,身份高的下人如同半个主子,也能拥有一定的权势和更高的经济收入,对下一等的丫头呵斥甚至打骂也是常有之事。

像《红楼梦》中贾宝玉这样的公子,身边伺候着的仆人、丫鬟都是几大帮。外出有李贵、茗烟等几帮门客小厮层层拥着,而生活上又是一大群丫鬟女拥侍候着。与他最贴近的有五大丫鬟,即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和碧痕。其中又以袭人和晴雯最为有身份。伺候宝玉吃穿洗漱和入睡等最私密之事尽由这几个女子来操劳,有如家人一般。而题主所说的小红,虽也是为宝玉服务的丫头,但她只是外围做粗活的低等丫头而已,很难与主子直接接触,甚至不为主子认识。

小红是个极有想法之人,每每要在宝玉面前现弄,只是宝玉身边一干丫鬟都是伶牙利爪的,她那里插的上手。这次宝玉从外面进来想喝茶,恰好这几位贴身女子不在,一直寻机想接触主子的小红急忙进来给宝玉倒了茶,宝玉并不认识她,此举引起了宝玉的好感,还跟她私聊了几句。恰好这时秋纹和碧痕进来见到了这一幕,两人安置好宝玉后找到小红毫不客气地将她痛骂挖苦了一顿。因为小红是不配给宝玉倒茶的,她明显是越权行使职能,就如同在抢夺她俩的饭碗一般。况且秋纹和碧痕为五大丫鬟中最没存在感的,小红如上位,她两就更有危机,所以当然会对小红怒火相向了。

问题初始看来,秋纹和碧痕似乎小题大做,有点霸道,但在后来才发现她两是正确的。小红的确不简单,他在宝玉这里被严格封锁难以出头,很快又投向了凤姐。她找到机会为凤姐办理了一件复杂事务,得到凤姐赏识。尤其是她向凤姐汇报时,将一个涉及多方人物的复杂事件陈述得滴水不漏,让凤姐弄得明明白白,却让当时在场的李纨思路跟不上弯。她很快调过去成了凤姐的人。再后来又设法引起贾芸对自己产生爱慕,她在不断改变自己的地位和命运。试想小红人长得漂亮,且又能干又能说,如果秋纹和碧痕和她在同一平台上,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封建社会中的各阶层的人为生存,为获取更高的生活质量,你倾我轧在所难免,没有对错。这就是小红只给宝玉倒了杯茶就遭到秋纹和碧痕痛骂的原因。

小红只是给宝玉倒了一碗茶,就惹得秋纹和碧痕的破口大骂,主要原因,就是小红的行为不但越权了,还对秋纹她们构成了威胁。

一,贾府里的丫环们是分级别的,她们根据自己级别的不同,做着不同的工作,领着不同的月钱。

在怡红院里,只有袭人是一等的大丫环,主要负责宝玉的生活,以及怡红院里的各项大小事务,她的月钱也是最多的,是每个月一两银子。

宝玉的身边,一共有八个丫环,除了袭人以外,其余的七个,例如晴雯,秋纹之流,是属于第二等级的丫环,各自负责怡红院里面的一定的具体事务,她们的月钱是每个月一吊钱,相应的就少了很多。

然后,就是小红,佳慧之类的第三等级的丫环了,也一共是八个人,她们可是没有资格进到怡红院里面干活儿的,做的都是一些怡红院外面的,例如喂鸟,烧茶水的活计,月钱吗,也就只有五百钱了。

小红的做法,明显的就是一种越权的行为,她到了自己不该到的地方,做了自己不能做的工作,超越了自己应有的级别,自然会受到众人的打压。

二,贾府里的主子,他们所配备的各个级别的丫环的数量是固定的,如果秋纹她们任由小红这样做的话,是会对她们自己造成威胁的。

荣国府的当家人是凤姐,在给各个主子配备丫环的事情上,她做的还是很公平的。

当王夫人想要把袭人放到宝玉的房里时,凤姐立即就说,那就得给贾环的房里也放一个一两银子的丫环才公平,可见,每个主子房里的丫环的数量,都是一定的。

如果秋纹她们任着小红这么做,万一她上位成功,进身为宝玉身边的二等丫环的话,那么,在她们七个人里面,就必定会有一个降级的。所以,秋纹和碧痕才会对小红的行为破口大骂。

要了解一个人的行止,需先深入了解这个人的生存背景,而后,才能予以更加公正的评价。

小红给宝玉倒了一回茶,晴雯,秋雯为什么对她破口大骂呢?

这个是关于人性自私本然,以及等级关系的自然呈现。

回答这个话题之前,必须先了解一件事情。即封建社会丫鬟们的生存环境,非常狭窄,她们很多都是被卖为奴。如同物品,经常被贵族之间相互赠送。

例如,晴雯就是被赖嬷嬷孝敬给了贾母使唤的。

而在红楼梦之外的大背景后面。

有名的典故:萧郎是路人,也能很好地说明封建社会,丫鬟等同于物品,会被主人随意赠送他人。

唐末范摅所撰笔记《云溪友议》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元和年间秀才崔郊的姑母有一婢女,生得姿容秀丽,与崔郊互相爱恋,后却被卖给显贵于頔。崔郊念念不忘,思慕无已。一次寒食,婢女偶尔外出与崔郊邂逅,崔郊百感交集,写下了这首《赠婢》。后来于頔读到此诗,便让崔郊把婢女领去,传为诗坛佳话。

这是文坛一段佳话。但实际上被赠送的丫鬟,时常会遭遇红颜枯骨的悲惨命运。

而红楼梦里面的贾府,袭人说丫鬟们的境遇不错:

吃住和主子不差什么,还又不朝打暮骂。

但是,一旦离开贾府,丫鬟们无疑是一夜回到解放前。这就是晴雯,袭人等死也不出这门子的原因。



而丫鬟们最好的命运,莫过于被主人收房。大观园里的宝玉,正值青春。温柔体贴,多情英俊,家世富贵。他几乎是所有女孩子们的白马王子。就连黛玉,宝钗这些贵族家的小姐们,都把他认定为理想的婚嫁对象,更何况一无所有,需要攀附的丫鬟们呢?

贾府规矩:少爷们未娶之前房里可以先放两个人。

而宝玉身边大丫头就有:花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绮霞、碧痕、茜雪等八个人,这就说明这八个人都先有资格参与竞争。

可见竞争还是相当激烈的。

而除了这八个人之外,宝玉房里还有十几个小丫鬟。其中芳官四儿都很出众,宝玉亦对她们青眼有加。这就意味着她们也有机会参与竞争。

所以,你看,看似花柳满地的怡红院内,丫鬟们的神经也是绷得很紧的。了解这个背景以后,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晴雯,秋痕对试图参与竞争的小红破口大骂了。

而小红本身也只是个做杂役的丫鬟,她本来阶层比晴雯秋痕就要矮一点。大丫鬟教训小丫鬟,在贾府是被允许的。所以,在教训小红时,晴雯秋痕才会更加肆无忌惮,口无遮拦。


总结:

掩卷沉思,晴雯,秋痕之所以恶骂小红,也是心里极度紧张的一种表现。只是她们的表达方式比较野蛮而已。

在红楼梦外,看红楼梦中之人,每一件小事的背后,都有其独特的形成原因和背景。

怎么说呢?红楼梦是一部诗意和现实并行的小说。但是她们的人生,其实都是相当值得怜悯的。

因为:花柳繁华地,俱是可怜人。

例如,这些丫鬟们,看着张牙舞爪,其实内心都很脆弱,地位更是卑微。她们都不过是风中的柳絮,虽然有心底的方向,但是,哪里能否随心抵达心里的地方呢!

碧痕与秋纹对小红破口大骂,说白了就是“一碗茶水”影射的贾家丫头们的三六九等和弱肉强食。林红玉(小红)被排挤,影射了晴雯被撵的背后事。

(第二十四回)秋纹听了,兜脸啐了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故,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碧痕道:“明儿我说给他们,凡要茶要水送东送西的事,咱们都别动,只叫他去便是了。”秋纹道:“这么说,不如我们散了,单让他在这屋里呢。”

秋纹碧痕日常照顾贾宝玉洗漱,这天众人都不在,她们伺候贾宝玉洗澡,先吩咐小红去催水,被小红说有事拒绝了。结果秋纹碧痕一走,小红就伺机进了宝玉房中替贾宝玉倒了一杯茶。不想说话间秋纹二人回来正撞见小红从房中出来,才有事后找到小红一顿骂的情节。

脂砚斋【庚辰侧批:难说小红无心,白描。】说的准确。小红不甘心被排挤在怡红院外,才想伺机接近贾宝玉搏一个出身,不想被抓现行,直接被秋纹碧痕掀了老底。

小红又叫林红玉,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儿。赖大是荣国府大管家一直跟着贾政,林之孝却是跟着贾琏具体管理荣国府事物。他并没有安排女儿伺候主子的辛苦工作,而是安排她看管怡红院的清闲工作。只等年纪到了放出去找个女婿嫁人为是。

可惜,父母不了解女儿志向,怡红院被贾宝玉选中,小红成了宝玉院里人,她想更进一步代表怡红院多数丫头的想法。

贾宝玉身边有八个大丫头,袭人一等丫头身份最高,晴雯、麝月、秋纹、碧痕、绮霰等都是二等丫头,再下是粗使丫头和实习生小丫头们。小红是当初看管怡红院的大丫头,其实也是二等丫头。之所以被排挤在贾宝玉房外,是工作性质决定的。

小红虽与晴雯等平级,但贾宝玉身边人已经安排满了,小红无法贴身伺候。这就像军队一样,将军身边的护卫与看大门的尽管品级相同,地位绝不一样。小红虽是地头蛇却被袭人秋纹碧痕等强龙排挤。

(第二十六回佳蕙说)我们算年纪小,上不去,我也不抱怨;像你怎么也不算在里头?我心里就不服。袭人那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拼不得。可气晴雯、绮霰他们这几个,都算在上等里去,仗着老子娘的脸面,众人倒捧着他去。你说可气不可气?”

佳蕙是小丫头,她们的地位在未来,现在只是跟着大丫头学习技能。能进怡红院,父母也都有点本事。绮霰秋纹等一干人的父母,就像佳蕙说的“仗着老子娘的脸面”,她们上位只因父母都是贾家管事,有势力有地位。

晴雯与袭人又不同,她俩没有老子娘依仗,但贾母所赐,贾母是靠山,在怡红院丫头中地位最高。尤其袭人能干,付出的努力人所共睹是最高一级。而那些没有背景、模样一般就只能当个粗使丫头,干扫地擦灰的粗活了。

贾家的丫头,哪怕平级也会三六九等。跟的人不同地位就不同。贾母的鸳鸯第一,王夫人的彩霞不如她,贾宝玉的袭人不如彩霞……以此类推。同样是二等丫头的小红当然不如碧痕、秋纹等。

当然,小红的父母是林之孝夫妇有疑义。毕竟第二十四回介绍她的时候只说管着各处房产的小管事。应该是曹雪芹修改调整的结果。

其实,小红被排挤的遭遇,影射的正是晴雯被诋毁的不写之写。曹雪芹并没写清楚怡红院谁在背后“毁谤”晴雯。但她无父无母,还是赖嬷嬷送给贾母的奴才的奴才,出身在贾家最低。凭什么她成了人上人要给贾宝玉做妾?嫉妒和等级的差异足以让人有意无意做出造谣诟谇的毁谤之事。晴雯也因此被排挤最终被王夫人撵走。

怡红院也是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小红看透其中厉害深谙技不如人早抽身早打算,攀了王熙凤的高枝去了。可怜晴雯看不透,还认为所有人都如亲姐妹一家人,殊不知她早是别人的绊脚石,拦路虎。不把她撵走,别人怎么上位?她孤身一人,人家父母兄弟老子娘一起上,实在防不胜防。

文|君笺雅侃红楼

别忘了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您的转发会让更多人看到更多内容,感谢赞赏。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80回本 ;

《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1990/2018 ;

《红楼梦》程乙本·启功校订;

《红楼梦》绘全本·清·孙温 。

宝玉房里有十六个丫头,他经常见到的有八个,这八个丫头以袭人为首,负责宝玉的饮食起居,那些小丫头只负责打扫,烧水,喂鸟雀等。

这八个小丫头以小红为首,这些丫头没有资格随意进出宝玉的房间。小红的年纪也最大,心也最大,她总想着在宝玉面前露露脸,可是那些大丫头像防贼一样防着小红,就怕宝玉发现了她。

一天,怡红院里没啥人,秋纹和碧痕让小红去抬水,可是她找个借口拒绝了。

宝玉回来了,要喝茶,可是没有丫头伺候,小红进来了,给宝玉倒了茶,还和宝玉抱怨捞不着眼前活儿。

秋纹和碧痕回来了,发现小红进了宝二爷的房里,还和宝二爷说话了。伺候完宝玉就来到小红的房里,骂了小红一顿。

有人帮助她们干活不好吗?秋纹和碧痕为什么骂小红呢?

第一,分工不同,不能越俎代庖。

小红的工作就是烧茶水,扫地,喂鸟雀。给宝玉端茶倒水的活是大丫头干的。小红这么做是抢大丫头的饭碗,大丫头当然不同意。

看过一个电视剧,一个职场小白到一个新单位,没有工作做。她就打扫办公室卫生,结果扫地阿姨不高兴了,你打扫卫生,我的工作就丢了。小红就是这种情况。

第二,宝玉的房里,小红不该去。

小丫头和一般的婆子媳妇都不能随便进入宝玉的房里。小红进去是违反规定。因此当秋纹和碧痕骂她时,她没有反驳,只是解释说是宝玉叫人。

第三,丫头的编制有限,有上就有下。

宝玉房里丫头的数量是固定的,如果小红得到了宝玉的喜欢,提拔到房里使唤,做细活,那么就会有丫头下去做粗活。秋纹等人当然不希望有人上来做细活了。

第四,宝玉是一个喜欢女孩子的主子,如果小红获得宝玉的青睐,她们就会失宠。

宝玉见一回小红后,果然上心了,第二天就偷偷观察小红。如果不是凤姐把小红要走了,宝玉还真有可能让她上来做细活。

秋纹和碧痕等人对小丫头严防死守是对的,否则不一定哪一天就有一个人取而代之,新人换旧人了。

第五,小红归秋纹等大丫头的领导。

怡红院也是职场,也免不了职场上的争斗。科长是不愿意科员去向总经理和董事长献殷勤的。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大丫头是小丫头的领导,她们有权教育小丫头。别看小红的父母是荣国府的管家,但是县官不如县管,小红归怡红院的大丫头管理。秋纹和碧痕骂小红占理。

我是润杨,欢迎关注:@润杨的红楼笔记

一杯茶看上去不是大事,却关系到自己的地位,地位在红楼梦中是不可以动摇的。

一、秋纹、碧痕要明确自己的地位。她们这样的二等丫鬟才可以进宝玉的卧室,端茶递水是她们的责任。小红这样的人是不可以进宝玉卧室,倒茶更是绝对不允许的。

二、明确小红的地位。小红是怡红院的三等丫鬟,浇花,喂雀,看茶炉子才是她的分内工作。到宝玉眼前,她就是坏了规矩。

三、抓住时机敲打小红。小红心机不深,她想上位全怡红院,甚至薛宝钗都知道她眼空心大,是头一个刁钻古怪的。秋纹、碧痕这次抓住机会,正好打击,压迫她一番。

四、别说秋纹、碧痕,就连地位更高的袭人、晴雯都在争宝玉房里人的位置。爷们婚前会放两个人服侍,名额太少,争的人太多。而且小红背后还有大靠山林之孝家的。因此这些丫鬟更会防着小红,争这位置的人少一个是一个。

五、别看这时秋纹、碧痕一同骂小红,她们俩关系也不怎么样。在王夫人处,秋纹没少说碧痕的不是。丫鬟们都一样,争起宠来都会斗得像乌眼的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秋纹、碧痕对只给宝玉倒了一碗茶的小红破口大骂,是因为小红越权行事了。

首先,在封建社会中,层级森严尤为严重。小红作为下等丫头,是没有资格进入宝玉的内室服侍的。秋纹、碧痕恰是看到了这一点,逮住机会,趁势打压小红是很正常的,小红心里有气,也不能明面表现出来。而宝玉对这件事情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其次,小红的行事不是偶然,而是预谋已久。小红是一个处心积虑往上爬的社会底层丫头的代表,但她确实在心智上也做好了抓住机会的准备,也练就了对应的本事,因此,才会以自己的表现征服了凤姐,入了凤姐的法眼,终于往前走了一步。在男子方面,贾家旁支的贾芸也是有此心思的代表。

最后,联系现代社会职场斗争等现实,去理解这件事情就更正常不过。越权行事是职场人很忌讳的事情,即使被越权的人明面不动声色,也会寻找各种机会,予以警告甚至打压。从这件事情上,秋纹、碧痕直接破口大骂,反而更为直接。

因此,秋纹、碧痕对只给宝玉倒了一碗茶的小红破口大骂,是因为小红越权行事,触碰了上层丫头的利益,引起了秋纹、碧痕的警觉。



《红楼梦》(脂评本)第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及其随后几回叙述了有关小红的故事(当然也包括与贾芸的情事)。

话说宝玉口渴要讨水喝。当时,袭人去宝钗那里去了,檀云被母亲接走,麝月生病在家,身边侍奉的丫头秋纹、碧痕打水去了。宝玉叫了半天没有人,正要自己倒水的时候,恰逢小红进屋来,帮宝玉倒水。秋纹、碧痕回来看到,就对小红好一顿数落、责骂:


由此可见,小红平时是没有资格进屋侍奉从而得以接近宝玉的,连递茶递水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小红兀然进屋给宝玉倒茶,在已经取得侍奉资格的丫头们看来,她就是不安本分、心存妄念,想攀龙附凤、一步登天。

结合秋纹、碧痕责骂小红中的叙说,我们可以看出,两位指使小红去催水,她推托不去;可一看到宝玉房中空虚缺人、宝玉要水喝,她就找准机会端茶倒水来了。

目的性如此显眼的行为,不可能不引起秋纹、碧痕两人的警觉。

同时,如果任由小红这样僭越卖弄,她就很可能得到宝玉的青睐,这样无疑就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已经取得的“侍奉地位”。毕竟,这地位可是实打实的利益,好处多多,妙不可言;毕竟,她们对宝玉的性情(对女孩子天生有好感)是一清二楚的;毕竟,这小红还有几分姿容的。

第三个原因,秋纹、碧痕两个丫头,虽然地位不算很高,但她们与宝玉的关系相当亲密,甚至说有些暧昧(三十一回,通过晴雯之口叙述出来)。虽然她们不能左右宝玉的选择,但她们对想接近宝玉、即便身份不如自己的丫头,也会抱有本能的排斥之心。


不过,令秋纹、碧痕等人料想不到的是,这小红终非池中之物,她早晚是要“红起来”的。

一方面,因为她的姿容——

“那丫头穿着几件半新不旧的衣裳,倒是一头黑鬒鬒的好头发,挽着个纂,容长脸面,细巧身材,却十分俏丽干净。”——第二十四回


凤姐打谅了一打谅,见他生的干净俏丽,说话知趣,因笑道:“我的丫头今儿没跟进来。我这会子想起一件事来,使唤个人出去,可不知你能干不能干,说的齐全不齐全?”红玉笑道:“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若说不齐全,误了奶奶的事,凭奶奶责罚罢了。”——第二十七回

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方面,是小红有向上之心和精明伶俐的才干。

在第二十七回,凤姐托小红传话,话语内交代了四五件事,小红都能一一传达到位,而且回来复命很得体、圆满。这让王熙凤很惊艳,很满意:


这才有了后来凤姐把小红从宝玉身边讨要到自己身边,让自己多了个得力的帮手。

至此,小红的故事告一段落。其实,这也正为后来贾府落败,凤姐、宝玉被扣押狱神庙,小红、茜雪等人前去探望,一尽主仆之谊埋下了伏笔。这正是《红楼梦》“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写法的高妙之处了!


注:依据脂评本红楼梦》而写作,个别图片来自网络。